IMF副总裁朱民:全球经济步入改革调整年_环球财经_新闻_

2014-07-17 08:34:20 来源:

0 浏览 评论0  我来说两句

星岛环球网消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副总裁朱民13日出席IMF和世界银行春季会议期间,在记者会上表示,今年全球经济增长继续恢复但力度不够,同时面临通胀水平偏低、金融市场波动、地缘政治等多重风险,各国必须利用今年的时间窗口加大结构改革和调整的力度,才能为明后年的可持续发展打好基础。

今年金融市场将持续波动

IMF预计,今年全球经济增速将达到3.6%,整体形势不错但各国复苏力度后劲不足。

《第一财经日报》报道,朱民表示,今年发达国家经济增长继续恢复,相当程度上得益于财政紧缩拖累效应减少的一次性因素,但这是不可持续的。以美国为例,今年美国经济增长预计为2.8%,原因之一是财政紧缩对经济增长的负面贡献从去年的约1个百分点降至今年的约0.5个百分点。此外,今年新兴市场国家总体增长较为稳定,如果大的市场环境不发生变化,增速预计达到约5%。低收入国家经济增长继续强劲,但也面临着国内的宏观情况开始恶化、财政政策空间减少、货币增长过快等不利情况。

对于全球金融市场今年的变化,朱民称:“主要有两个较大的趋势。一方面,整个金融市场正在由流动性为主导的市场向增长性为主导的市场进行转变的过程中。全球资产将重新定价,不再区分发达经济或新兴经济,只要资产具有潜在的增长力,就会被市场看好;另一方面,美联储预计年底退出量化宽松的货币(QE)政策,随着金融市场波动上升,潜在的风险也在上升,新的问题是年底以后美联储是否会对整个资产负债表进行调整,从而使未来利率产生波动,这是市场广泛关注的一个风险点。”

谈到全球是否存在通货紧缩的风险时,他认为,通货紧缩是不可否认的事实。全球的通货膨胀率都偏低主要由两个原因造成。一是受金融危机的影响,全球经济复苏缓慢,目前全球实际产出低于潜在的产出水平,在这个情况下,通货膨胀偏低可以理解。二是石油、食品价格下滑导致进口制造业产品价格下降,使得全球的通胀水平都偏低。朱民表示与会代表最关注的问题是在什么情况下当前的低通胀会转变为真正的通货紧缩以及采取何种措施能够有效地防止这样的事情发生。

再被问及对于欧洲央行近期不断暗示或将进一步放松货币政策的看法时,朱民表示,欧洲需要进一步宽松的货币政策。宽松可以从两个方面理解,流动性以及在逐渐宽松的过程中修复货币政策的传导机制,同时也需要大量结构性改革,包括降低劳动力成本、改革养老金制度等。

此外,对于乌克兰问题,朱民认为,该事件影响很大,乌克兰本身是一个很小的经济体,但是主要是看俄罗斯对全球经济的影响。俄罗斯经济增长速度已下调到1.3%左右,现在看来整个经济还是在走弱,之后对周边经济的影响还是存在。“在今天全球经济增长开始复苏,但复苏仍然不强的情况下,全球合作显得特别重要,所以在乌克兰事件上,全球继续合作能够减少它的外溢效应,就变得很重要。”朱民对解决乌克兰局势表示。

中国经济受关注

“溢回”成热词

中国经济也是本次春季会议期间关注的热点。朱民说,会议期间,各国财政部长、央行行长对中国的经济稳定表示了赞赏。中国经济能够继续维持7%~7.5%之间的增速,对稳定全球的经济增长起到积极作用。很多的国家,特别是非洲、拉美的国家,由于和中国经济联系非常紧密,最关注的是中国的经济,而不是全球经济。IMF总裁拉加德也表示对中国协调好稳定经济增长、推动结构改革和消除金融隐患三者的关系抱有信心,这也进一步增强了全球对中国经济的信心。

在今年的会议上,IMF为全球央行与财长们造了一个新词——“溢回”(spillbacks),主要指发达经济体的货币政策造成的外溢效应(spillover)若导致新兴市场以及全球经济的变化,会再次反馈回发达经济体。这一新词的诞生是新兴市场和IMF试图敦促美联储在退出宽松货币政策时谨慎行事的最新表述。

朱民在解释“溢回”这个词时说到,2013年是一个重要的分界线,2013年底,新兴经济体和低收入国家在全球GDP的比重占了总GDP的比重超过50%,这是非常重要的一点。当所占比重超过50%时,如果任何举措对新兴经济体产生负面影响使其需求减少,就会对全球经济带来影响。美联储的新任主席耶伦也在日前发表讲话时明确表示会十分关注美联储的政策可能对全球经济造成的“溢回”效应。

面临多重复杂的外部环境,朱民建议新兴经济体不要过多依赖外部资源,增长的动力要更多地从外部主导转向内部主导。关注外部环境的变化,巩固宏观经济基本面,寻找内部增长动力,才能做到可持续的发展。他指出,从去年5月美联储首次释放退出量化宽松政策的信号以来,外部资本市场冲击越来越集中在经常账户逆差较大、通胀水平较高、财政赤字较大等内部宏观环境比较薄弱的国家。

相关热词搜索:

[责任编辑:]

相关阅读

参与评论

泉网视频

聚焦热门

点击排行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