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银行业联盟:欧洲金改的希望与隐忧_环球财经_新闻_星

2014-07-17 08:34:32 来源:

0 浏览 评论0  我来说两句

星岛环球网消息:4月15日,欧洲议会终于批准欧洲银行业联盟的关于“单一清算机制”(SRM)最新方案,这意味着旨在切断疲弱的银行和政府财政之间有害联系的“欧洲银行业联盟”计划的最后一部分通过。而此时,距离该计划最初提出,已经过去了两年。

《中国经济周刊》报道,“银行业联盟将完成一个经济和货币联盟,结束一个大规模援助的时代,确保纳税人不会在银行业面对困境的时候负担这类账单。”负责银行业监管的欧盟专员米歇尔·巴尼耶(Michel Barnier)公开表示。

全球金融危机爆发近7年后,欧元区终于针对银行业全面整顿做出了自己的政策选择。法国财政部长莫斯科维奇认为,最终成立的欧洲银行业联盟可以改变长久以来欧元区金融系统分散破碎的特征,落实成员国合作机制,稳固欧洲金融体系。

然而,18个欧元区国家真能联合一致,加强监管,挽救并改善银行业吗?

历时两年终落地

欧洲银行业联盟的“诞生”可谓一波三折。

欧盟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欧盟唯一有权起草法令的机构)的公开备忘——《欧盟综合应对金融危机:迈向欧元区稳健财政框架和银行业联盟实质性进展》显示:“欧元区认为,一国银行体系的问题与主权债务之间存在潜在的恶性循环。为了单一货币体系更加可持续,一个更好的监管体系和更深层次的经济和货币联盟的需求变得逐渐清晰。因此,2012年6月,欧元区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峰会)决定建立银行业联盟。该提议于同年11月正式写入欧盟委员会经济和货币联盟蓝图。”

此后,2012年9月,欧盟委员会向欧洲议会和欧洲理事会提交了《银行业联盟路线图》,其中提出,欧洲银行业联盟将由授权欧洲央行统一监管欧元区银行的“单一监管机制(SSM)”、建立一套完善机制来保护欧元区银行储户存款的“共同存款保险机制(DGS)”,以及建立一只基金对受困银行进行有序破产清算或重组的“单一清算机制(SRM)”三大支柱组成。

目标的提出看似简单,而具体到执行和落地却并非易事。由于各国在执行细则上出现分歧,银行业联盟迟迟未能落地。

2013年10月15日,欧洲议会和欧洲理事会正式出台了“单一监管机制”的相关条例。根据“单一监管机制”方案,从2014年底起,欧洲央行将对欧元区成员国和选择参加的非欧元区成员国内具有系统重要性的大型银行(总资产达300亿欧元以上或占有本国GDP总额20%以上)进行直接监管。而针对其他银行,欧洲央行将与成员国监管机构密切合作。

2013年12月17日,欧盟部长理事会就“共同存款保险机制”达成决议。根据该协议,联盟成员国银行需向本国存款保险基金缴纳资金。一旦欧元区内的银行破产倒闭,“共同存款保险机制”就必须要按规定在破产7天内,偿付存款金额不超过10万欧元账户储户的存款。

今年4月15日所取得的“突破性进展”,即是欧洲议会和欧洲理事会就“单一清算机制”达成决议。至此,银行业联盟的三大支柱全部落地。根据决议,欧盟将成立一个单一清算委员会以出面稳定或关闭危机银行,以免银行对经济造成更大影响。而决议更为核心的问题是,将于2016年启动清算基金计划,通过向银行课征一项税赋,在其后的10年内募集550亿欧元资金,未来问题银行的清算成本将由区域内银行业筹集的清算基金承担。

如此一来,今后为银行纾困买单的是股东和债券持有者,而不是纳税人。

“自上而下”的改革,艰难的“一致”

倒闭的银行让政府破产,或者破产的政府让银行倒闭——金融危机和欧债危机让许多欧盟国家陷入了银行和主权国家债务之间的恶性循环。

英国《金融时报》称:“各国纳税人在形势好时,是在隐性补助银行;在形势坏时,是在显性补助银行;而在主权债务危机期间,是以自杀方式补助银行。”

消除这种恶性循环,确保纳税人不为制度漏洞买单,是银行业联盟成立的美好愿景。

欧洲中央银行执行委员会委员约尔格·阿斯穆森2013年撰文指出:“冰岛危机已经表明,国内的银行问题会超出一国的财政能力。这种因果关系也可以反过来,即一国的财政问题会拖累整个银行体系,如希腊的情况。这些国家陷入了一种财政―金融的恶性循环,并最终影响了经济发展。消除这种恶性循环正是银行业联盟的职责。”

欧洲银行业联盟的建立可以说是一场“自上而下”的改革。欧盟政经界高层人士是推动其建立的主要力量,欧洲中央银行行长德拉吉是其中的代表性人物之一。2013年12月10日,他反复声明建立银行业联盟的重要性:“政府应该聚焦核心的改革议题是实现银行业联盟,联盟有利于经济增长的财政整合,并且完成劳动力市场和产品市场的结构性改革。”

自2008年金融危机发生之后,全球各个地区在推动经济复苏的同时,普遍针对可能存在的制度漏洞做出了回应。美国针对本国金融体系在次贷危机中所暴露出的缺陷进行了监管制度改革,提出更严格监管的“沃克尔规则”,成为美国金融监管改革的重要里程碑。而欧洲银行业联盟的支持人士则表示,与美国同业相比,他们的进度远远地滞后了。

欧盟理事会主席范龙佩和欧盟委员会主席巴罗佐也是银行业联盟的重要“旗手”。有分析指出,两年以来,经历了数度堪称“马拉松”一般艰苦的谈判都迟迟未能落地的银行业联盟,如今比预计更早“修成正果”,是由于欧洲议会将在2014年5月举行换届选举,现任领导人希望尽快促成联盟的建立。

此外,联盟的建立也得到了美国的支持。今年1月,美国财长杰克·卢在造访欧元区时就曾表示,希望欧洲在银行业联盟上采取更多行动。

妥协来的联盟缺陷太多

然而,这样的银行业联盟作用究竟有多大?欧洲金融真会因此无忧吗?

有评论指出,银行业联盟是各方力量博弈与妥协的产物。当前确立的银行业联盟的具体内容已与最初的规划图相去甚远。设计中的欧洲银行业联盟本欲将27个成员国的所有银行全部纳入一个体系,而目前只有18个国家承诺联合。

3月20日,《金融时报》刊出《对有缺陷的银行业联盟说不》一文,文章直言,政治生活中存在这样一种妥协——能得到多少就接受多少,即使不够理想。而这正是欧盟政治生活的本质。

而这些通过妥协建立的具体细则,仍将在实际运行中面临诸多问题。

事实上,早期西班牙、意大利等国曾希望在“单一清算”时直接动用欧洲稳定机制(ESM)里的钱。但在德国的强烈反对下,该动议最终遭到否决,另建清算基金的计划获得采纳。然而,由于清算基金计划到2016年才启动,资金募集时间又长达10年,随着联盟对银行业资产负债表的清理,这期间,谁将负担清算经费?此外,500多亿欧元的清算基金是否充足也是一个问题。有报道称,此前仅一家爱尔兰银行破产清算所需的资金就高达300亿欧元。

更复杂的问题在于,由于跨国银行并不仅仅在欧元区国家运营,“银行业统一监管”自然遭到了部分国家的反对。占欧元区金融服务份额达40%的英国就明确表示:“欧盟的银行业条规只应当在欧元区生效。”

此外,银行业联盟受到质疑的另一个问题是,欧洲央行将具有银行破产的最终决定权。这意味着欧洲央行成为一个超越政府的行业监管机构,它将担负着直接监管欧元区最大的130家银行、对6000多家银行进行有效监管的任务。

更有人指出,兼具货币政策和银行监管两项重大职责的欧洲央行能否接管原欧洲银行业管理局的部分职能,并与各成员国精诚合作,同时保证政策的独立性避免信誉风险?

金融危机以来各国金融改革实践

G20

2009年以来,巴塞尔银行监管委员会发布了一系列国际银行业监管新标准(Basel III)。Basel III按照资本监管和流动性监管并重、资本数量和质量同步提高、资本充足率与杠杆率并行、长期影响与短期效应统筹兼顾的总体要求,代表了国际银行业监管的新标准。

日本

通过实施以“增强金融市场竞争力”和“改进金融监管”为主要内容的一系列举措,使日金融监管更为高效、透明、一致。

英国

2013年4月起,英国金融行业开始实施“双峰金融监管”。新的监管机制废除了原先由英格兰银行、金融服务局和财政部三方监管的体制,改为由英格兰银行下设的审慎监管局和金融行为监管局,直接监管英国的各类金融机构。

相关热词搜索:

[责任编辑:]

相关阅读

参与评论

泉网视频

聚焦热门

点击排行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