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宰市场难免 联储需警觉_环球财经_新闻_星岛环球网

2014-07-17 08:44:52 来源:

0 浏览 评论0  我来说两句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商报》报道,联储局昨天(10日)公布6月会议纪要,显示联储决策者对美国经济有信心,并可能于今年10月如期结束购买资产的QE项目。会议纪要还体现了决策者新的关注点:如何退出超常规的宽松,以及退出策略带来的金融影响。有评论认为,联储局的角色正在由一家央行演变为全能银行。

1

联储若成“老大”金融业将承压

从会议纪要内容看,联储局的决策者普遍认同,隔夜逆回购(ONRRP)工具对货币政策恢复正常起重要作用。但宏观经济学家贝克沃思指出,在会议纪要中,大多数决策者表达了这样的担忧:在面临金融压力的环境下,ONRRP的对手方可能将投资撤出金融业与非金融业公司,转而投入ONRRP,这可能导致融资混乱,加剧金融市场的压力。

此外,多位决策者注意到,规模较大的ONRRP可能扩大联储局作为金融中介的影响力,改变金融业的格局,那将是难以预测的局面。

与会决策者也讨论了解决方法,比如设置使用上限,或者对手方设置上限,还比如让ONRRP利率和超额准备金利率(IOER)的息差比较大。

逆回购或伤及银行存款业务

多位决策者强调,在联储局货币正常化期间,虽然ONRRP利率能起到控制短期利率的作用,但不能指望这样的工具能成为联储局长期操作的永久工具。还有不少决策者担心,和非传统型对手方进行货币政策操作会不会有问题。从这评论可以发现,联储局也承认,逆回购协议(RRP)如果太普及,可能最终会伤害传统的银行存款业务。

英国《金融时报》博客记者卡明斯卡则认为,联储局正在由一家央行演变为全能银行。首先是扩大自己的资产负债表,影响到非银行领域的机构,然后可能发行电子货币,由此变成可以直接为个人客户提供支票账户的机构。当然,联储局在沟通这些观点时用词很小心,显然联储局有警觉,也担心变成这样的全能银行,这本来就是市场力量作用下产生的意外结果。

联储集权系收水必然副产品

卡明斯卡认为,货币政策的目标应该是:保证央行的行动不要被市场误解为施加金融压力,或者不必要的干预。因此,联储局的沟通策略必须有效地转达,影响金融机构的是市场的力量,不是联储局。换句话说,联储局要让大家相信,并非联储局有意和银行业竞争,让银行业雪上加霜。未来“无风险”的银行业中央集权是当前退出宽松不可避免的副产品,联储局会竭尽所能抵制。不过,联储局能否避免那样的结局就不得而知了。也许是时候考虑下联储局失败的结果。

值得一提的是,通过RRP,联储局得到银行、货币市场基金等对手方的资金,按固定的隔夜利率还本付息。之所以称为逆回购,是因为对手方只是联储局的贷款方,并不向联储局借款。RRP能否成功主要取决于其它货币市场的风险工具和RRP的息差。如果息差收窄,流入RRP的资金就会增加。RRP将为其它货币市场利率提供支持,强化联储局对货币市场利率的控制。

2

市场解读纪要:宽松将长存

美国中长期国债价格在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6月会议纪要公布后走高,主因是纪要并未显著改变市场对联储局加息时间的预期。尽管纪要显示联储局将于10月结束购债项目,并且FOMC也讨论过如何退出当前的宽松政策,但并没有给出加息可能比市场预期的更早的指示。嘉信理财固定收益部门高级调研分析师马田表示,总体来说,市场的响应相当平淡。(美国国债)收益率与前天收市十分接近。似乎并没有改变市场(关于加息)预期的事情发生。

美国国债收益率曲线呈现出近端走高,远程继续维持低位的态势。这意味市场对联储局退出宽松政策的真实看法:QE会结束,但宽松环境将会长存。

料短期内不会加息

1年期与2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走势显示,市场认为眼下联储局不会急于加息。实际上,一年期收益率并无明显变化,而两年期收益率却在走高。近日,两年期国债还曾升破0.5%。有评论认为,这意味市场预期联储局不会在短期内开始加息,而是在大约一年以后开始加息。

但在更长的周期中,市场似乎认为宽松环境会持续下去。30年期和5年期美国国债的息差已经创了2009年2月以来的新低,而且息差收窄更多地是由30年期国债收益率下行所致。这意味着市场预期,在新一轮利率周期中,利率的新常态将会显著地低于共识预期。5年前,市场认为现在10年期美国国债将是4.6%,而实际上仅为2.5%左右,几乎只有当时预期的一半。

3

联储深喉:加息表述料模糊化

6月FOMC会议纪要第一次明确显示联储局准备在今年10月结束购债,市场焦点转向联储局何时加息,但是会议纪要并没有提供有关何时加息的新线索。联储局官员称政策将依赖“经济展望的变化。”《华尔街日报》记者、有联储局通讯社之称的希尔森华夫认为,联储局在未来几个月加息的时间和速度问题上面临艰难抉择。随着讨论的加剧,官员对外沟通的重点不再是向公众就何时加息进行具体指引,而是转为强调加息路径的不确定性。

会议纪要称,“多位”联储局官员表示“倾向于继续公布目标区间”。这意味着当联储局开始加息时,很可能会将联邦基金利率的目标水平表述为一个区间,就像现在的“0%至0.25%”那样,而非像过去所做的那样给出一个单一数值。

或重设联邦基金利率

鉴于美国经济面临的持续阻力,联储局官员预计利率不会大幅攀升,但也不愿向公众作出长时间维持超低利率的承诺。会议纪要显示,许多官员认为相对较宽的息差,可能接近或者高于当前20个基点,能够支持联储局在货币基金市场的交易,以便充分的控制货币基金市场利率。

量化宽松的一个后果是金融体系充斥着准备金。这令联储局最终调整货币政策变得更复杂。过去联储局通过调整银行准备金影响金融体系借贷成本的政策变得无效。联储局官员表示,可能重新考虑设定联邦基金利率,使得该利率更好的反映贷款条件。大多数与会者认为在政策正常化期间,联邦基金利率应继续在FOMC操作框架和沟通方面发挥一定作用。

相关热词搜索:

[责任编辑:]

相关阅读

参与评论

泉网视频

聚焦热门

点击排行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