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场舞大妈:跳的不是舞 是朋友圈

2014-07-16 16:31:00 来源:

0 浏览 评论0  我来说两句
广场舞大妈:跳的不是舞 是朋友圈

\

  每晚都有近300多名大妈在中大北门广场跳广场舞。

\

  大妈们的动作很舒缓。

\

  不时有大妈偷偷跟着队伍跳舞,却遭到队长呵斥。

\

  想看广州大妈的广场舞,请扫左边的二维码。

  穗大妈多为五六十岁空巢女性

  跳舞或为锻炼或为丰富人生

  在中国各地,广场舞正如雨后春笋一般野蛮生长,尽管大妈们承受着不少敌视乃至鄙夷的目光,但她们依旧自得其乐,以至于出国旅游,也不放过“锻炼”良机,莫斯科红场、巴黎埃菲尔铁塔……一处处西方名胜相继留下大妈们的“神迹”。

  广州的大妈同样“犀利”,如今人民公园、大元帅府广场、中大北门广场等地已成为广场舞“圣地”,其中尤以中大北门的广场舞开展年代最为悠久,至今仍有三百余名大妈于此舞蹈,早晚两场,每当旭日初升,华灯初上,中大北门广场就成了喧闹的舞台。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十余年来,在中大北门广场上,“國立中山大學”牌楼下,五六百号形形色色的舞者此起彼伏,数十台音响你方唱罢我登场,十余个形形色色的舞蹈小团体为了抢占广场地盘,“军阀混战”的戏码屡次上演,尽管小广场越来越拥挤,但广场舞散发的特殊魅力依然让大妈们趋之若鹜。

  跳舞大妈们的年龄普遍在50岁以上,儿女结婚或上大学,老公还在单位上班,她们无法忍受操持一天家务后,依然坐在沙发或者麻将桌上消磨时间。广场舞让她们既锻炼了身体,也拓展了朋友圈。

  而面对广场因此出现的混乱拥堵、对骂乃至厮打,广场的管理者却无奈于法律的空缺:“广场是公共场所,我们不可能给大妈们划分地盘,也不可能不允许其他人进入广场,我们唯有对其进行劝说,一旦出现大问题,只能要求她们及时报警。”

  文、图/本报记者武威 实习生刘璇、付勤云

  广场大妈发言台

  跳舞大妈刘阿姨:你妈多大?让她来一起跳吧!

  人物特写:60岁,广州本地人,家住下渡路,身材极瘦小,传统家庭妇女,膝下两子急找工作,自己退休金才几百元,可每晚依旧要到广场跳舞。

  记者:刘阿姨您好,我看您每天都来跳舞,为啥这么喜欢跳啊?

  刘阿姨:因为跳广场舞锻炼身体啊!我做完家务之后,整天没事干,我又不中意看电视,也没有什么朋友,寂寞无聊,当然就出来活动活动啦!我跟你说,跳舞很锻炼身体的,你妈多大?让她过来一起跳吧!

  记者:哦,我妈妈53岁,退休了,但人不在广州。您怎么会没有朋友呢?可以和以前单位的同事多走动走动嘛?

  刘阿姨:我是没有单位的,自从嫁了人之后,就当家庭妇女了,我自己交社保,现在每个月也就只有几百元,我现在整天没事干,老公年纪也大了,不太爱出来,我无聊嘛,当然要出来跳舞啦。等你妈妈回广州了,让她跟我们一起跳吧!

  记者:哦,那要看她愿不愿意了。您天天来这里跳舞,家里人支持您来吗?

  刘阿姨:支持啊,当然支持!我老公是爱面子,自己不愿意出来跳,但我跳了之后身体比以前好多了,他们当然想让我多过来锻炼锻炼啦。

  记者:您有子女吗?他们对您来跳舞有什么意见?

  刘阿姨:啊呀,他们对我跳舞能有什么意见呢?我有两个儿子,现在都20多了,在外面打工,我也正愁呢。你这份工好不好做啊?好做的话我让他们跟你干!

  记者:哦,我自己做不了主,但我们单位会有招聘的。我听说跳舞是要收费的,你每个月才几百元退休工资,为啥还愿意交钱学舞呢?

  刘阿姨:哎呀,走走走,这个问题你去问别人吧?她们会告诉你的。(此时音乐响起,舞蹈开始)

  跳舞奶奶王阿姨:我今年80了,还收费?

  人物特写:王阿姨,山东人,满头白发,跳舞虽然卖力,但动作极不标准,时如狗熊抱树,时如企鹅溜冰,她跟儿子来到广州,一直躲在“蓝衫军”身后偷偷学舞。

  记者:老奶奶,您今年多大年纪了,为啥这么大年纪还学跳舞?

  王阿姨:我都80了?你说啥咧?

  记者:我说为啥这么大年纪了还学跳舞?

  王阿姨:我看着好玩,锻炼身体。

  记者:我听说学这个要交钱的,您也交钱学舞了?

  王阿姨:啥?交钱?我都80了,坐公交车都不要钱咧,还交费?交什么费啊!

  记者:家里人看您这么大年纪出来跳舞,不担心啊?

  王阿姨:我儿子工作忙,我到现在还没抱上孙子咧,我没事干,就出来散散步,学学舞,他们有啥好担心的?

  记者:那您每天的生活是怎样的?

  王阿姨:早上过来散步,中午回家吃饭,晚上继续散步,顺便学学跳舞。我是外乡人,这里没有亲戚朋友,当然要来散散心啊。

  跳舞大妈史阿姨:先生不让我跳交谊舞

  人物特写:史阿姨,50多岁,个子高,气质好,原来是国企员工,目前已经退休,退休金有3000多元。本人十分喜欢跳舞,擅长各种舞蹈。

  记者:阿姨您好,您为啥喜欢跳广场舞?

  史阿姨:因为广场舞锻炼身体啊,很多同伴跳了舞之后身体变好了,比如有人原来有三高,跳了舞之后再去查,竟然好了。所以我就过来学着跳了。

  记者:您过来跳舞,家里人支持吗?

  史阿姨:他们都没说什么,当然也都是支持的啦!

  记者:那您为啥不选择别的锻炼方式,一定要选择跳广场舞呢?

  史阿姨:我们年纪大了,感觉身体渐渐不如以前了,所以我不想一直坐在电视机前,我本人有腰椎间盘突出,所以爬山、跑步这类运动就不大适合我了,于是就喜欢跳舞。我原本更加喜欢跳交谊舞,但跳交谊舞是必须有男伴的,两个人也是要搂搂抱抱的,可是我先生又不陪我跳,跟别人跳老公肯定是不愿意的。所以我就只好来跳广场舞。

  记者:您觉得像您这个年龄段的广州女性,生活得幸福快乐吗?

  史阿姨:我个人感觉退休金还是比较少,现在物价太高了。我们这个年龄段,至于幸福快乐,怎么说呢?只要生活得平淡一点,对物质的奢求少一点,家庭和睦一点,就什么都有了。从我本人来说,我还是觉得生活挺有滋有味的。

  记者:广场舞也产生很多噪音,很多附近的居民反对,你怎么看?

  史阿姨:我觉得他们的反对是有道理的,我本人也觉得太吵了。他们有休息的权利,我们也有跳舞锻炼的权利,我希望双方能够和平协商解决。

  “蓝衫军”队长杨阿姨:大妈跳舞后身体变好了

  人物特写:中大广场舞的最早发起人,总是一袭黑衣示人,跳舞前会卧在广场的躺椅上。无论身材相貌都不像51岁的人,自称经常受邀参加政府组织的群众性舞蹈活动,购买音响的价格高达好几万元,因为学过花样滑冰,舞姿优美,每个月都要创作一套新舞带给学员。

  跳广场舞能治病强身?

  记者: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跳舞的?

  杨阿姨:我是最先来到中大北门跳舞的人,从2003年7月开始,那时候这里没有人,周围的大楼都没有建。跳舞的原因是当时身体不好,身材很胖,血压比较高,于是我就自己拿着录音机在中大北门跳。过了一个月,我就瘦了15斤,血压也正常了,我感觉跳舞确实有回报。于是很多人来找我,我就干脆在这里设个点,让大家跟着我运动。慢慢地就有一百个人左右跟着我跳,于是自发性地形成了一个队伍。我们的舞蹈对强身健体很有好处,十几年来,那些跟着我跳舞的朋友告诉我,以前身体上的毛病,现在都有所改善。

  记者:中大北门的广场舞何时开始兴起的?

  杨阿姨:2004年以后,随着周围居民楼越来越多,住户们搬进来,人就多了起来。后来游客们也常常到这里参观,于是广场就越来越热闹了。两年后,别的队伍也来到广场跳舞。本来我的队伍有将近五六百人,随着其他队伍的加入,由于场地限制,人数慢慢减少了。

  记者:现在有多少学员?

  杨阿姨:不到两百人。我开两个班,早上有五六十个。

  记者:您觉得为什么大家会对广场舞着迷呢?

  杨阿姨:原因是广场舞的确带来了健康,这是我的亲身体会。现在我的精神状态回到了年轻的时候。我51岁了,很多人都看不出来。

  看我人多她们就嫉妒

  记者:你向学员收费吗?

  杨阿姨:我开这个班是没有什么钱赚的。所有的东西都是我投资的,劣质音响过几天就会烧掉,所以我买的都是进口的,并且过一段时间就会换掉一批。刚开始我不收费,但实在付出太多,包括所有的操、舞蹈的编排都由我自己完成,没有参考过任何网上的视频或舞蹈光盘。周围就有姐妹提议,适当收取一些费用,当做赞助。有时候大家演出,也会租服装,开销很大。

  记者:我们听说你们和广场上的其他队伍发生过矛盾?

  杨阿姨:有的,但我是专业的,和她们不一样,她们是看了碟就想开班赚钱。看我们人多,可能会心里不平衡。广场是个开放的地方,随时都有人会加入我们,这就会引起争执,头几年我们为了争地盘,还经常进派出所。

  广场容不下这么多队伍

  记者:现在会有媒体或群众妖魔化广场舞,认为大妈扰民,您怎么看?

  杨阿姨:扰民是确实的,我认为主要原因还是管理不到位,广场上干什么的都有,队伍太多,没有必要。运动是好的,不能禁止人跳舞,但应该减少队伍的个数,减少噪音。

  “红衫军”队长何阿姨:多数为家务所累需拓展朋友圈

  人物特写:五十余岁,个子不高,身材微胖,小孩上大学不在身边,两口子都是空巢老人,她所授舞蹈节奏缓慢,看起来更适合腿脚不便的老年人。与旁边的“蓝衫军”因为抢地盘结下梁子,至今不断向街道、派出所、城管等单位反映广场乱象。她认为跳广场舞除了锻炼身体之外,更重要的原因是大妈每天都被家务所累,急需要拓展自己的交际圈。

  住再远也要千方百计过来

  记者:您跳广场舞多少年?当初为什么要学呢?

  何阿姨:我觉得人们选择广场舞有两个主要原因,一是因为广场舞有音乐的陪伴,在音乐中,可以得到身心的享受,同时舒展四肢,身体得到有效的锻炼。另外是家庭的原因,以前孩子们小,家务事多,但现在孩子都上大学了,我在单位坐上一天,不想晚上再回到家里抱着个电视机坐一晚,很多大妈都是空巢老人,他们来跳舞的原因其实和我差不多。跳广场舞可以找到志同道合的朋友,跳起来也不用太认真,跳得不好也没人责怪,大妈们就是这样的水平嘛。因此非常悠闲、放松。我每天到广场也要半个小时,但住得这么远仍然千方百计都要来,是觉得这里有一种比较好的氛围。

  广场舞不能多头管理

  记者:您觉得现在跳舞的氛围好吗?

  何阿姨:我在这边也跳了快十年了,到目前为止,所有广场舞的乱象在这个广场里面都体现过。两支队伍之间为了争地盘,还会互相比音响的音量,也有人管理过,但管了一两天就不管了,广场多头管理,最后一事无成。以前我们人也很多,但因为和蓝衫大妈争地盘争不过,打官司也没有结果,很多人就跑去大元帅府广场跳了。我们和蓝衫队打官司二审打到中院,法院却“各打五十大板”,不理我们。她们那天把整个音箱对着我们,我们也把音箱对着她们,就是因为这个事情打起来的。她们人多,十几个人追着我们一个人打,还恶人先告状。打架的时候她们有人自己从台阶上摔下来受伤了,还要我们赔偿。

  噪音大我自己也觉得吵

  记者:现在有些媒体、居民对广场舞有些妖魔化,您怎么看?

  何阿姨:为什么大家会对大妈们很反感?主要是跳舞者的素质不高。有些人为自己的利益欺负他人,为了霸位而影响别人的利益。她们不遵守纪律,也没人管,就有恃无恐。我个人是很遵守纪律的,因为我也很怕噪音,我知道噪音对人体有伤害。

  记者旁观

  大广场小江湖凸显管理难

  65分贝?大妈做不到啊!

  晚上7时30分,夕阳西沉,溽暑未消,白石板的地面依旧滚烫,珠江上的晚风不带一丝凉意,此刻中大北门广场已人头攒动。

  现状

  舞蹈队恐怖交响乐

  牌坊南边偏左的位置率先出现了两个黑色的大音响,那是跳国标舞的团队,队员是六七个小姑娘,大的十来岁,刚上初中的模样;小的还没有广场花圃的台阶高,她们上身穿着或红或绿、颜色鲜艳的紧身吊带衫,下着一尾灵动的百褶裙。六七人分作两排,一个短头发、着黑衣黑裤、身材匀称的中年男子教着孩子们跳国标舞的规范动作。

  牌楼西北角是一支四人的舞蹈队,这四个姑娘个个衣着艳丽,身量高挑,下着花边长裙,上身同样是绣着花边的露脐装,每人左右手各执一幅一米来长的彩带,随着中国风的音乐翩翩起舞,舞姿优美,宛如出水芙蓉。

  而牌楼西南,则是一支跳拉丁舞的队伍,队员凤毛麟角,教练一对一教学,虽然队员年龄很小,但舞姿十分有力,只因队伍才两三人,不久就被广场南边庞大的老年交谊舞人群吞没。

  最威武的要属牌楼东南一角,那是一对穿灰衣皂袍、道士模样的师徒,仅两人便占了十来平方米的地方,舞刀弄棍,舞者无人敢近。

  除了这些舞者,记者不时见到卖水、卖小吃的走鬼穿梭其间,溜冰的小孩极爱冒险,时而冲入舞者的队伍,往来的游客则围观舞者们的各式舞蹈。忽而只听围观的人群中一个年轻的白衣女子大叫一声:“臭流氓!”便见得一个衣冠不整、短发黑脸的中年男人抱头鼠窜,一溜烟跑得没影没踪。经了这等腌臜事,围观的人们渐渐没了兴致,便四下散去,或到江边看景,或悻悻道:“这地方真是什么人都有,怎么没有人管管?以后还是少来为妙。”她右手旁的却道:“你还觉得新鲜哩,那个男的我都见过好几回了!”

  晚上8时,广场进入了最嘈杂的时段。这时,真正的主角出现了——数百名大妈轻而易举地把整个牌楼以北至珠江岸边的广场地块占领,好几个大汉推着手推车将半人高的巨大音响拉到广场中央,大妈们按照队形站立,一曲曲或柔或刚、或新或旧的歌曲拉开了广场舞的序幕。

  但细看之下,这数百个大妈并非一组。穿蓝衫的大妈数量最为庞大,有将近200号人;其次是穿红衫的大妈,人数30余人;最少的一队大妈才十来人,她们没有统一服装,队员的年龄也整体偏大。三队大妈挨得很近,她们各放各的音乐,各个队伍为了保证自己的队员能够听清楚,都把音响开得很大,再加之拉丁舞、国标舞、交谊舞、肚皮舞等等之配乐,中大北门广场“酿制”成了恐怖的交响,以致记者走到将近1公里外的中山大学怀士堂,依旧能听到北方传来的噪音。

  历史

  大妈们的“三国杀”

  也正是在这片广场上,记者见识了广场舞真正的魔力。当大妈们扭动着浑圆的腰肢吃力地起舞时,记者便看到广场上三三两两散步的老年夫妇常常会停下脚步,跟着扭动身躯。一个七十多岁、满头银发的老妪,站在那组没有统一服装的大妈们身后学着起舞,却遭来那队队长的呵斥:“别跟着我们偷学,我们是要收钱的!”

  这三队大妈间彼此并不对付,只要有一队调高了些音量,其他两队也跟着往上调,几队带头大妈互相间横眉冷目,敌意已心照不宣。蓝衫队人多势众,成员也较年轻,领头的阿姨穿一袭黑衣,姓杨,今年51岁,哈尔滨人,以前练过花样滑冰,1989年时随夫嫁到广州,远看时,杨阿姨十分年轻,根本就不像五十出头的女人。

  杨阿姨从2003年7月起就在中大北门跳舞,是整个广场最早的舞者,如今“统领”着4个穿白衣服的“老师”,余下才是穿蓝衫的100多名学员。蓝衫军所编的曲目节奏感很强,一两百号人作手舞马鞭状,左右脚有力蹬踏,跳起《江南style》,情景壮观,鸟叔若来也会惊诧。

  红衫军队长姓何,同样50出头的年纪,但何阿姨和其他队员的身材已然走样,所跳的曲目是《涛声依旧》之类的抒情老曲。在何阿姨的带领下,这些膀肥腰圆的大妈,一边作“曲项向天歌”状,来回舞动手臂,一边竭尽所能地弯曲着膝盖,摆出各种姿势。

  溯因

  空巢家庭妇女交际需要

  大妈们为何热衷广场舞,记者在广场上随机采访了几位跳广场舞的学员,她们最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锻炼身体啊!”

  如今,50多岁退休的大妈是所有广场舞队伍的核心力量,她们热衷广场舞,显示出了中国这个年龄段城市妇女普遍存在的焦虑:自己已经退休,老公要上班,也不大愿意陪大妈跳舞,她们的儿女外出上大学了,她们独守空房,成为真正的空巢妇女,心灵的空虚让她们必须参与到一个大家有说有笑的同龄人组织,而不是单个人在江边慢跑;日渐下滑的身体状态让她们抛弃了沙发、电视和麻将桌,但因无法开展过于剧烈的体育运动,于是乎,休闲的广场舞渐渐成了不少大妈的不二选择。

  噪音?

  大妈认为管理者不作为

  但日趋严重的噪音污染又让大妈们沾染恶名。对于公众及媒体的妖魔化,大妈都自称认识到广场舞噪音对于周围居民、学生的影响,但几乎所有大妈都将矛头指向了广场管理者,何阿姨直斥管理者“懒政”,无所作为,让什么人都往广场里涌,导致广场上鱼龙混杂,队伍间矛盾丛生。杨阿姨也认为,管理者必须减少跳舞的队伍,每个队伍都拿着两个音响放音乐,怎么可能没有噪音污染?

  对于大妈们的指责,中大北门广场的属地管理者新港街道颇为犯难。街道文化站的王站长告诉记者,广场是公共场所,任何人都可以进来,他不可能命令哪支队伍离开,哪支队伍留下,更不可能给舞者划分地盘,文化站所能做的只能是批评教育。对于小贩走鬼、摆摊算命这些不良现象,则由城管综合处理。可一旦大妈之间出现流血事件,他也只能奉劝她们及时报警,“我们没有执法权,除了对两支冲突的队伍进行规劝。”

  何阿姨觉得,广场管理亟须有法可依:“我们听说《广州市公园条例》已经进入人大审议阶段,条例里对于广场舞有了明确规定,管理人员可以对违反条例的队伍罚款1000元,虽然我们喜欢跳舞,但我还是希望跳舞能有一个和谐的环境,而不是整天提心吊胆,50多岁还要和别人打架拼老命。因此,我们非常希望这个条例能尽快出台。”

  6月12日,所有广场舞团体已经和街道签署协议,保证晚上10时以前停止广场舞,噪音音量低于65分贝,王站长解释说:“噪音监测仪器安放在居民楼下,我们要求那里的声音不超过65分贝,但那里的噪音源非常复杂,因为中大北门隧道的车辆有时候也产生很大的噪音。至于65分贝这个噪音标准,也是我们自己定的,我们实地感受过,觉得65分贝左右的噪音,加上墙体的厚度,居民应该是可以忍受的。”

  但不少大妈表示,因为广场舞蹈队太多,她们很难保证噪音标准,“65分贝?那就是一辆公交车开过的噪音啊!”

相关热词搜索:大妈 广场 朋友

[责任编辑:]

相关阅读

参与评论

泉网视频

聚焦热门

图片新闻